小白白

啊呦呦我也收到了呢!!!!

💋💋💋@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长情。:

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叫“不要过分解读”。
不论是那天的机场,还是现在欲盖弥彰的宣传,他们究竟为什么这样做,我们谁也不知道。
尹老师躲镜头,可能是不喜欢,可能是不习惯,也可能是不想给彼此带来多余的烦恼。
而对于景瑜而言,他习惯了有镜头对着他,但是不是什么样的镜头他都喜欢,在机场他不会特别不开心,而620已经特别开心了。他没有闪躲也没有回避,我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不能证明什么也不能推翻什么。

很多东西,建立在对他们了解的基础上可以逐步分析,但是结论不一定是对的,也一定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答案。
我们的故事属于我们,他们的人生属于他们。
各自安好。

被阻击的瓜:

甜炸啦~抽到的座位号是天意吗~抽个奖都能吃一嘴狗粮~
原视频剪的也超赞,看来看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992141/?share_source=copy_link&ts=1521551261&share_medium=iphone&bbid=976b5b9275f092981fb54205b5e86b43

长情。:

我喜欢瑜昉,我嗑他们友情天长地久,嗑他们爱情悠长无期,嗑他们灵魂相交,嗑他们肉体缠绵。
我喜欢黄景瑜,他的真诚,他的直率,他的温柔,他的深情,他最好最好的一切给了他最爱的人。
我喜欢尹昉,他的沉郁,他的灵动,他的柔软,他的硬气,他真切生活的一面留给了他最信任的人。
就算陪他们走到最后的不是彼此,这段路程也会是他们一生中最美的风景。

更何况,我在不影响本人、不影响他人的范围内嗑糖,有问题吗?别人说rps怎么都好,我问心无愧,我只是希望他们和最好的彼此在一起,有错?
有些人,不论是lof还是微博上,不要管得太宽,你嗑你的友情,我嗑我的爱情,谁也碍不着谁,别一天天的给自己给别人找不自在。

这两个人是我的底线,谁都不能碰。

【瑜昉】【RPS】【最好的爱煞人武器】

香草茶辣妹:


本文与真人无关(重点!)
他俩都不属于我
祝@猪颈肉hin好吃 生日快乐!能在网上认识你真是太好了,能通过你认识海景房真是太好了。

小黄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也没法理解尹昉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就好像他一辈子也弄不懂尹昉对连体衣和黑框眼镜的执念一样。

当初他第一眼在飞机上见到尹昉的时候,怎么会天真的以为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二线演员呢。

尹昉是他与他参演同一部电影的演员,说演不恰当,他更愿意称呼他为艺术家。艺术家这个称号是刚进组的时候,小黄跟着大家一起起哄喊的。事实上,两人刚熟络起来的时候,小黄觉得尹昉除了平时喜欢背个大炮往外跑之外,身上着实一点“艺术家”的气氛都没有。

小黄是个偶像,粉丝数量庞大。但小黄不甘于做一个偶像,所以接了这部对他来说有挑战性的电影。刚开始听到他的搭档比他大六岁的时候,小黄内心有点惶恐,以为又是一个油腻的圈内中年男子。哪知道看了照片,比自己还显小。

完全没有让人开口叫哥的信服力嘛,小黄心里想。

尹昉一点没有大他六岁的姿态,他对小黄一直很随和,他对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都很随和。刚进组的一个月,他俩天天被关在一起训练。训练的前几天小黄老是忘带毛巾,尹昉每天就多带一条,扔给小黄。好人啊,小黄心想,我俩肯定能成为老铁。

后来的事发生的顺理成章,如小黄所预料的那样,他俩真的成了好朋友。不过尹昉对小黄的好并不是专属的,他有一种奇异的,跟谁都能打成一片的能力。来摩洛哥的才十天,他已经拉着台湾来的枪械指导老师称兄道弟了。

谁不喜欢尹昉呢?笑起来露出喜滋滋的兔牙,对谁都一幅和和气气的样子。身上没一点艺术家的架子,居然还会做饭!张译在他打瞌睡的时候闹他闹了好几次他也不生气;蒋璐霞听说他舞蹈出身经常抓他去陪练;海清姐爱惨了他做的饭,老是催他:“尹昉你今天做饭吗?”

尹昉就笑咪咪的点头:“做!”然后抓住旁边无所事事的小黄:“景瑜我们去买菜!”
小黄本身不是个热衷逛菜市场的人,但卡萨布兰卡没法上网,他对于和尹昉单独出去这事儿又莫名的抱有期待。于是他也点头:“行,咱走吧。”

小黄自认已经是接地气接的不行的偶像了,入行这几年没见过几位比自己更接地气的,尹昉算一个。他买菜的时候,撸起袖子往地上一蹲,用英语夹着磕磕绊绊的西班牙语跟小贩讨价还价。不像个演员,倒像个土生土长的中东人。

尹昉接过小贩递过来的袋子,拍拍一旁出神的小黄:“走啦!”他背着他的宝贝佳能Mark IV,面粉洋葱红薯羊排压得不到一米八的他看起来有点吃力。

小黄看不下去了,长手一捞,抢过了装食材的袋子,“我来吧。”尹昉也不推脱,拿着他的佳能说:“那我给你拍照吧。”

后来那张小黄的背影和一堆蔬菜在一起的合照被尹昉发到了微博上,又被小黄庞大的粉丝群翻了出来,轮了一千多条。尹昉吃饭的时候翻出手机指给小黄看,“景瑜,你的粉丝真的好厉害啊!”

小黄原本担心老艺术家会因为这事儿生气,毕竟底下评论的重点都跑去了小黄的身上,不过尹昉好像是从来不会生气的类型。

于是他用一种哄孩子的语气说:“她们还给我送了零食,你要不要吃?晚上到我房间里拿好不好?”

尹昉又露出他那个经典的笑眯眯的表情,然后点了点头。

小黄怎么也没想到尹昉会带了瓶酒过来,他羞涩地笑笑:“我觉得空手来不太好……”小黄沉默了半晌,说:“要不就今天开了吧?”

于是他俩就着粉丝送的巧克力小饼干喝完了一瓶圣芝帝索斯,尹昉一边喝一边皱着眉点评:“我觉得不好喝,拉巴特机场里卖的嘛,肯定不好喝!”然后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自己在法国二手市场上淘到一瓶好酒的经历……

这家伙可能是喝醉了,小黄心想,他已经快从法国跨过一整个欧亚大陆讲到去日本滑雪的经历了。尹昉本来正絮絮叨叨的给他讲日本的雪,话题又不知道怎么跑到了拍电影上,又一本正经地跟他说:“景瑜啊,我觉得你有灵气,你能拍好电影。”

小黄心里窃喜又惶恐,他是真的想好好拍戏,却总担心自己的资质。他跟尹昉讲,讲自己的家庭,讲自己在干演员之前做地杂七杂八的活计,讲自己的第一部戏,讲自己对前景的担忧。

两个人相见恨晚一样聊到半夜两点钟,酒瓶已经快见底了,小黄问:“明天咱没戏吧?”尹昉乐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带瓶酒过来?”

那次夜谈之后,小黄觉得他俩的关系好像比起之前更进了一点点。张译他们嚷嚷着要开饭的时候,系着围裙的尹昉总会拿个碗敲一敲:“景瑜还没回来呢,等人齐了一起吃。”

这事儿是后来杜江吐槽给小黄听的,小黄脑补了一下尹昉说这话的样子,傻呵呵的笑了。

杜江跟尹昉关系也特铁,他俩也总喝酒,也总夜谈。这事儿被小黄发现之后,酒变成了他们仨一起喝,座谈会也变成了他们仨一起开。

尹昉已经连续三次在座谈会的时候提出想去看看那个岛了,并且提出了他认为极为诱人的理由:“那个岛上有羊!”

羊这个月咱没少吃啊……小黄心里苦。卡萨布兰卡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每天扛着枪在沙尘暴里跑好几公里,收工之后就只想在酒店床上趴着,不知道尹昉哪来这么多精力。

但是他跟杜江都不是什么意志力坚定的人,被尹昉磨了几次之后就答应了,要带他去看羊。在船上杜江打趣他:“不是说自己一个人徒步翻过雪山嘛,怎么来个小岛就怕了。”

“没人帮我拍照呀!”尹昉举起他挂在脖子上的宝贝相机,又露出了他的小兔牙。小黄戴着墨镜,但仍然被那个笑容闪了一下。

直到摩洛哥的一百多天结束,他们的生活各自回归正轨,小黄依然会时不时想到碧海蓝天里,尹昉笑眯眯地看着他的样子。

后来他们在各种场合里见过一两次面,上海电影节那次还碰巧是同一班飞机。小黄说,不如一起走呗。到了机场,小黄又后悔做出了这个决定——他的粉丝实在太多了。

尹昉好像特怕入镜,见到蜂拥而来的粉丝就溜了,头也不回,就挥挥手机,小黄猜可能是微信联系的意思。旁边助理问:“尹昉呢?”

小黄笑笑:“早跑了。”又低下头接着皮手机。

飞机起飞后小黄去找尹昉,那人果不其然,又在捧着kindle看书。“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小黄低低地说了一句。

“什么?”尹昉没听清。

“没啥。”小黄摘了墨镜,直视着尹昉,又没头没尾的来了句:“我是不是有点招人烦啊?”

尹昉愣住了,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弟弟平时看上去比自己还沉稳老练,还是头一次用这么不确定的语气向自己询问。

“没有啊,你想什么……”

尹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打断了,“我还挺喜欢你的。”小黄抬起手,似乎想要碰碰他的脸,“但是这样不好。”那只手又慢慢地垂下来,最终搭在了尹昉的肩上。

尹昉想开口骂他你发什么神经,察觉到了小黄的脸色并不好,又把话咽了回去。过了半晌叹了口气,想和他好好谈谈,“景瑜……”

小黄把墨镜戴上,拍了拍尹昉的肩,走了。

留下一个被整得晕晕乎乎的老艺术家。

再后来是电影的宣传期,他俩的电影开始上映了。几乎一夜之间,尹昉名字开始被人熟知,有人开始举他的灯牌,转发他的每条微博,还有人把他八百年前的访谈扒了出来。

小黄没事儿就上微博搜尹昉,看看粉丝对他的表白,看别人夸他老艺术家,某次碰巧翻到了他的一篇访谈。记者问他:“你是不是对网络上新鲜的东西不太感冒?”

他竟然也一本正经地回:“我追求有意思有生命力的东西,但大家都说的一些俗套的网络用语,这种瞬间潮流、时髦的东西,我觉得没有意思。”

小黄在心里诽谤:“还真是老一辈的艺术家。”

小黄接着看他的访谈,越看越心里越不舒服,索性把手机一丢,闭眼睡觉。

直到亲眼看到他谈论艺术、文化、生命,小黄才感觉到“艺术家”这个身份像一座大山一样横亘在他们之间。尹昉脑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我大概永远都理解不了。小黄心里想,他跑得太远了,我可能永远都追不上他。

后来俩人一起的路演和访谈,尹昉能明显感觉到小黄的疏远。不是那种刻意的冷淡,而是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尹昉哭笑不得,也没说他招人烦啊。

面前的记者好像没意识到他俩之间尴尬的处境,坦然自若地问出了下一个有点敏感的问题:“你俩拍完戏之后适应没有彼此的生活吗?”

小黄抢答:“还挺适应的。”

尹昉一愣,“哦,拍完就没觉得缺少我就不行啦?”

小黄笑:“觉得生边里少了点艺术的感觉,艺术家不在了嘛。”

尹昉又露出他的小兔牙,“谁跟你聊艺术!”

记者接着问:“比较欣赏对方的哪一点?”
小黄这时候已经能看出这次采访的不怀好意了,他有经验,于是想着拦一下,把问题挡回去。

但尹昉已经开口了:“虽然我比景瑜大那么多吧,但是他给我的启发还是挺大的。就是一个很真实很鲜活很独特的人,所带来魅力、魄力、个性的东西给表演带来的那种灵动性,给我启发挺大的。”

小黄被一顿猛夸撞得晕头转向。他恍然间觉得他心里那些弯弯绕绕的花花肠子被这位大他六岁的艺术家看得一清二楚,只是艺术家不戳穿罢了。

尹昉替他拾起微不足道的一点自尊,放手心里熨热乎了,重新贴到他的胸口上。

即使横亘面前的高山万丈,忽然间小黄也有了去攀登它的勇气。即使大艺术家飞得再远,小黄也有了追上他的信心。他就像伤痕累累、跪倒在地的骑士,尹昉把剑重新递给了他。

他望着身边笑咪咪的尹昉,看见他笑容里的一闪而过的狡黠。小黄也冲着他笑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他俩相视而笑,好像回到一年前摩洛哥的那个夜里。

小黄接过话筒,一字一顿地开口:“我是真的很欣赏他——”

——END——

一些不太好听的话

33:


失礼,想说些可能让人听了不太开心的话。


从允在开始,我嗑RPS没有十五年也有十年。


早几年柴鸡⑧蛋《逆袭》之后,就发过毒誓再也不跳RPS,再跳是狗。


汪。


没想到这次看个主旋律电影之后居然跳了,简直卑微。


不嗑rps的原因很简单,因为rps的宇宙真理就是:炒必糊。


从青宇照实之后,我们冷眼看yz没多久也是一个翻车,再次印证,铁打的现实流水的cp。


炒rps对艺人来讲真的是很残忍的事情,对人气低一些流量少一些的那一方更是残忍,到头来亏还是他吃的多。当然两个人谁也好不过谁,都是傀儡。


更何况这次的瑜昉依旧是“照实派”,所谓梦想照进现实,就是“正主在粉丝的路上开坦克让粉丝无路可走。”


微博这几波操作下来,还是熟悉的套路,熟悉的style,和隐约的柴狗气息。我是真的不信嘉映也好乾澄也好耳东也好博纳也好,没有习得一丝一毫的柴狗手笔。


能赚钱为什么不赚?能吸粉为什么不吸?能带流量为什么不炒?


😄


不得不说,某方面,柴狗算是打造了一些“经典”RPS卖腐套路,也不得不说柴狗挖宝是真的厉害,掘出来一个黄景瑜。(此刻我真的心疼我自己,如果不是屏蔽所有柴狗相关的东西这么几年,我不会在今年看了红海之后才知道黄景瑜。)


副队,我根本不配做护鲸人。


这些都是我本来不吃瑜昉的理由。


可是现在在吃,是因为一个小变数。


那就是尹昉本人。一个穿衣风格简直就是小号中国版佩佩的舞蹈老师,一个不会主动配合景瑜卖腐的艺术家,一个自己从镜头前溜掉的演员。


可真他妈有意思。


这个人搞得景瑜在镜头前想伸手拉他又收回。开个车也拘束。卖腐暧昧的话不会多说,当记者问“那么拍摄结束后你们会适应没有彼此的生活吗?”“会啊!”黄景瑜的回答想都不想,“没什么不适应的。”


黄景瑜和尹昉在一起的时候,年下感挡也挡不住。不是因为黄景瑜还小,正相反,是因为黄景瑜成熟。


“较大多数同龄人更成熟的人往往更倾向于和比自己年长且成熟的人交往,因为他本能的渴望更理性的思维,更开阔的眼界,和更全面的角度。”


景瑜是个渴望成长,渴望真实的人。尹老师是个真实而纯粹的人。这两个人身上的一种真正的“真”,是最打动我的东西。这个“真”不是纯真,不是天真。他们不是白璧无瑕,不是琅琊美玉。而是西流注海,一个为砥,一个为砺。


他们都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做事情的后果是什么的人。用口号喊就是“目标清晰,有责任感。”两个人分别对演艺和艺术有着激情和坚持。


激情+坚持就是前段时间罗胖那儿炒得火热的一个词:坚毅(grit)。


所以这次我磕,我磕他们以后会私会,一起逛街吃饭,但也许不会。 我磕他们会去对方的生日会,但也许不会。我磕他们以后还有对手戏,但也许不会。我磕他们多年以后,在《爸爸去哪儿》不知道多少季里,被请去发糖,节目组安排两个人进了窑洞,气氛却莫名尴尬,一个坐在炕上,一个看地面,一个看土灶台,彼此不知道说啥,但最后却带着自己孩子玩到了一起。(胡军刘烨梗)


他们带来的改变是颠覆性的。他们改变了我对rps的定义。这次我换个姿势嗑,友情嗑。


我嗑他们各自强大,我嗑他们的友谊会在。


我嗑一把他们各自很争气,不妥协于被摆布。


我嗑他们一个不甘池瑜,一个霜刃不露,只等蛟龙出海日,强者无敌。


我他妈嗑爆。